MistAaOoOo

。。

草啊博君一肖那两篇看得我好难过啊 然后大半夜的点风中奇缘的主题曲听

太难过了

be文章的平均水平比he要高25%

比肉高125%


魔道看到16%我就已经满脑子是羡澄剩下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没错我以前只看过开头了最后那段观音庙  是)


千与千寻最喜欢的部分就是千寻去找钱婆婆那段

淌着水顺着轨道走过森林  之后打开门看见白龙在外面


今天重看的时候  看到千寻一家走过隧道  一想到她后面还有那么多冒险  就激动得打牙战


不过最后一次看是在高中  看完坚信他们以后会见面

现在不是了  甚至想出了白龙的很多种结局  或是被规则限定下的汤婆婆杀死  或是因为本体河流被填埋所以永远被困在了那里  总之没有一个是皆大欢喜


一旦放开手就要不回头的成长了  道理很简单但谁又能真正放得下


毕业季上这个电影可太难受了 


宿管推门进来的一瞬间我对面的脸就模糊了  睁开眼的时候我甚至已经忘记了ta的性别  只记得是我非常喜欢的人  而这场任务我就要死了  不过不要紧我是一个机器人


就算是难过的梦我也想做完啊


518

逼迫自己成长实在是太难了  压力大到哭的时候又被别人恶言相向  想着去他妈的吧我去点一份炸鸡和奶茶  或者一份麻辣拌  酸言酸语的怼回去就啥事没有了回来继续看程序

合上电脑洗了个袜子  坐下来安静得把自己的想法发了一大段给对方解释清楚  不吃晚饭按照手账已经执行了一周多了  这两天停掉跑步是因为觉得例假要来 结果推迟了  那就还是去跑步吧  跑完早了没准还能洗个澡

忘了在哪看的话  成长就是学会不动声色


重看龙族真的是每一句都是青春  只不过我当时还没看过jojo没留意到刚开始的比喻

三峡那段我还记得漫画版的亚纪在水下打开头盔说的那句被叶胜以吻封缄的话  最后在雨里那个教授说的那句“那是颗哑弹 它在等着我们引爆”

龙族漫画最初的画风真的好  只不过最后人员一换再换没了味道

我记着自己买的三部的哪一本  藏在抽屉里  翻来覆去看的都要背过  高中借的后桌藏在暖气片里不敢拿回家的二  最后楚子航在夏弥床上躺下空气里漂浮的细小灰尘   最后换了教室那个操场上面老教室就空下来了  不知道之后搬进去的人能不能找到那本书 

心思重的人真的烦死了

谁她妈在乎你啊


真的很佩服那种能把生活中发生的温暖的事写给自己cp的作者

我虽然没写过几篇但是只要是完结的肯定是一天写完的(好像在贴吧上)   而且是凌晨一点开始写一直写到天亮不歇  像是把整颗心呕出来给文章里的人 这种过于强烈的感觉往往持续不了多久 所以只要我连载  那一定是坑

好像很久没有特别喜欢的cp了  上一次特别喜欢羡澄  因为考试很忙 文章只写了一页  再捡起来已经没感觉了  只好作罢

至于生活温暖的一面  我这种情感一部分缺失的人也不好定义这个词  温暖可以是加冰的新出的水果茶  也可以是无人的校园里飞速骑车耳边掠过的风   总之不管是什么  到我笔下总是冷的

最近忙着准备复试   两门专业课都学过  所以其实也是在图书馆瞎混  大多数时间就是在琢磨日推   虽然我个人很喜欢8.90年代的摇滚  枪花糊 粥之类的  但是日推却意外的给我推荐了很多虫  皇后 飞艇的歌  晚上10点回宿舍  又强行逼自己去跑步  一天五圈  不多  因为我的耐力实在是不好   回宿舍抹药压腿  糊里糊涂又熄了灯

总归是忙起来了  

只要忙起来就有希望


舍友说她夜宵去吃了我推荐的那家老北京爆肚  很香   又说得我馋了   明明我中午才吃过

妈发消息说金丝熊把转轮玩坏了  周末得去买个新的

昨天刚下的雨  初春的北方霾不重   图书馆旁边竹林的橘猫一家也出来遛弯   生活像是进入了正轨


我到底在干啥啊


- 0 -

一打开手机一群人问我咋样

迷迷糊糊的去查分(因为觉得自己数学可能才能考30(没有任何夸张)下午考专业课的时候还哭了一个下午)所以淡定的像个查别人分数的

查出来数学77  之前的分数线在75 70左右  所以可能大概是过了

然后才敢看其他栏成绩  因为之前过了一个像是自主招生的东西  最后分数比线高了70多

希望别卡数学

看完才浑身开始抖  像是把整个冬天的寒气一股脑倒进衣服后领

不管怎么样总之是个头了  我的自暴自弃自虐的生活状态可以结束了  最后没过也好  过了也好  最后去找工作也好  准备复试也好  总算是又有个目标可以跑了

大概不用去看心理医生了

老妈打扫卫生拿着白宇的海报嘟嘟囔囔说“这还你的男神呢怎么这么老”  踢踏着鞋撂进我卧室

笼子里金丝熊意外的起的很早 和我混熟了以后就开始一饿就叫 我颤颤巍巍削了苹果  用纸沥干水分  从笼子缝塞了进去  它一把抢过去  嘎吱嘎吱开始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