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oO

。。

-37-
回本部和导师讨论论文
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几天没写了

买的漫画45天内发货但是倒计时只有37天了

理工科的办公室一盆花都没有

我好饿

仗露太好嗑了我嗑到昏迷

休刊一个月太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疯钻不给用笑死

-40-

啥都没干 就窝在宿舍看jo了

后天考试

明儿再复习吧🙃


考完试开完会应该就能回家了

然而回家干啥还是不知道  不想去小区的健身房


我明白为啥自己爱看同人了

原创名字太多我记不住。。

同人的名字性格之类的已经有一定基础了

我真懒


  应该是43天的11:59想起来好几天没倒计时了

夏目的剧场版怎么还不引进  就指着它活了

想吃一碗热乎乎的拉面  上一次吃味千是什么时候了
-42-
最近没干啥 搞课设  组里啥都没干程序不懂matlab不会用的人明天居然非要上去作报告 她的ppt全是从我的实验报告里复制的
就希望老师多问她点问题
就别问她组内分工了 她肯定说大家都干了  这样对我们剩下两个人真的很不公平

还能怎样呢  她甚至今天闲的去洗了个澡 剩下我们两个程序员蓬头垢面的调了好几天程序
生活不脱离泥潭那就真的会这么屎下去

我又什么时候能离开这

     -45-

是这两天的  生活逐渐回归正轨的感觉还不赖
水果吃了 晚饭吃了 茶喝了
第一次喝茯茶居然傻了吧唧的直接泡
明天用法压试一下味道会不会变好
希望明天早上能起得来去东门吃早点

地球最后的夜晚没那么无聊 这个电影像拼图一样 只不过很多人没耐心拼
我就是其中一个

虽然课设队友很让人恼火  虽然舍友的指甲油味道很让人窒息

是2019了

     -47-

是漫天星河倒灌落入你眼底

-48-

奥斯维辛没什么新闻

【JOJO 茸米】来自乔鲁诺.乔巴纳的五个吻

我吹爆


林中晋:

*jojo黄金之风同人,cp 乔鲁诺.乔巴纳×盖多.米斯达。


*大概是两个明明在谈恋爱却死不承认的人的故事,又名茸总的花式romance合集。


*一直很喜欢这两个人在原作里互相守护对方的感觉,所以说你们到底为什么还不结婚!(喂)


*黄金体验真是太适合各种浪漫play了,随手就能写出一堆。


*从黄金之风宣布动画化那天起就鸡血得停不下来。为什么十月还没到?!我等得皱纹都多了!(难道是中了壮烈成仁)


*有提及护卫队的阵亡成员,刀片警告.gif。


*总之再安利一下黄金之风!还有一个茶布篇。


*如果可以的话,请…


 


来自乔鲁诺.乔巴纳的五个吻


 


1.


他们的第一个吻发生在乔鲁诺.乔巴纳当上boss后不久的某个夜晚。


巡视回来的盖多.米斯达推开房间门,看见了沙发上端坐着的身影。


“乔鲁诺?你怎么在这儿…你喝酒了?!”


乔鲁诺没有回话,只是安静地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他依旧和往常一样衣冠端正,只是额前的头发稍微有些松散,呼吸中带着些许的酒气。


“喂喂喂你没事吧,别吓我啊…”米斯达走上前,在乔鲁诺眼前比划了一根手指,“这是几?”


“4。”


“我去你大爷的!”米斯达伸手就想往这个喝醉了还不忘记占人便宜的混蛋脑袋上来一下,但看了看对方难得露出疲态的脸,最终还是忍住了。


“我去给你倒杯水。”他转身打算离开,却被从背后拽住,“放开我啦,我要去给你倒水。”


“不放。”


“………”


米斯达万万没想到喝醉的boss居然这么难缠。他试着往前挣了两步,裤子被扯得摇摇欲坠,于是只得放弃,叹了口气,坐到了乔鲁诺身边。


“为什么喝这么多?”他伸手理了理对方散乱的刘海,“你知不知道未成年不能喝酒的?”


“黑帮有黑帮的规矩。”


“少忽悠我,只要你不想喝没人能逼你。”米斯达看进乔鲁诺有些迷离的绿眼睛,平日里的锐利被酒精冲去了几分,显出了本该属于少年的柔软和青涩,“发生什么了?”


乔鲁诺沉默地和他对视了片刻,突然发出了一声嗤笑。


“米斯达还真是头脑简单…”


“哈?!!!”


“但是这样也挺好的…”


“你不要以为打一棒子给颗糖就能糊弄过去啊!”米斯达这回是真的想打人了,“我好心好意地想帮你排忧解难,你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酒气顺着唇与舌传递了过来,正当米斯达觉得自己也要醉了的时候,乔鲁诺松开了他。


“你就这样就好了,米斯达。”乔鲁诺把头埋进了他的胸口,声音被衣料吞没得模糊不清,“不要变…”


“乔…乔鲁诺?你这是什么意思,喂…喂?”米斯达轻轻拍了压在身上的人,悲哀地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


“艹…亲了就睡,不用负责的是吧。”他愤懑地发着只有自己能听见的牢骚,一边伸手轻轻抱住少年略显单薄的身体,“算了算了,本大爷不和醉鬼计较…”


他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也没有去问乔鲁诺是否记得。那是一段兵荒马乱的时光,迪亚波罗留下的残局里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解决。而醉酒后的一个吻算不上什么。


只是那个晚上,他难得的失眠了。


 


2.


第二个吻是在布加拉提一周年祭日那天的凌晨。


敲门声是和零点的钟声一起响起的。彼时米斯达刚给性感手枪喂了夜宵,正打算熄灯睡觉。


“乔鲁诺?”他试探性地问道。


“是我。”


“门没锁,进来吧。”


门被缓慢地推开,乔鲁诺拎着一个箱子走进来。


“你有什么事么?额…箱子里是…”


“睡衣和被褥。”乔鲁诺的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局促,“可以在你这儿睡一晚么?”


“…诶?好…好的。”


十分钟后,穿着睡衣的乔鲁诺面不改色地躺在了米斯达身边。


“我熄灯了?”


“请便。”


他们背对着彼此睡下,黑暗中米斯达听到了乔鲁诺不太均匀的呼吸声。


“米斯达。”乔鲁诺突然轻声喊道。


“嗯?”


“你觉得他们会满意么?”


米斯达回过头,看见少年的绿眼睛里闪着不安的光。


他突然明白了乔鲁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会的。”于是米斯达说,“你做得那么好,他们一定很高兴。”


乔鲁诺没有做声。被褥发出窸窣的声响,然后米斯达的唇上传来了蜻蜓点水的柔软触感。


那是仿佛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般,转瞬即逝的一个吻。所幸现在是黑夜,他们都可以假装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心照不宣地保持沉默。


“睡吧。”半晌,米斯达伸手拍了拍乔鲁诺的后背,“睡醒了还要去见他们呢。”


怀里的少年沉闷地哼了一声作为回应。米斯达低头看着乔鲁诺散在脖颈处的金发,它们在月光下散发着耀眼的金属光泽。


老天,我果然还是喜欢他。


米斯达有些苦恼地想着。


他知道乔鲁诺大概也有和自己差不多的想法。不然也不会在半夜跑来自己的房间,不会用那双绿眼睛盯着自己,更不会因为一个吻而在夜幕的掩护下偷偷脸红。但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乔鲁诺才刚上位不久,还有很多事情要解决。而自己要做的则是尽全力去辅助他。


起码,得让他不用再在伙伴的祭日里因为不安而睡不着觉。


这么想着,米斯达收紧怀抱,闭上了眼睛。


 


3.


第三次是在一场庆功宴之后。


准确的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远不止“一个吻”这么简单。


晚宴上被表彰的头号功臣,“热情”组织的三好员工盖多.米斯达,在酒店的休息室遭到了顶头上司的突然袭击。


“乔鲁诺?!你要干什么?等等等等等等!”米斯达努力护住自己最后一层衣服,不遗余力地为了自己的贞操做着反击,“你先给我说清楚,我不能不明不白地被上了!”


乔鲁诺松开手,直起身,低头看着他。


少年已经在短短三年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长到了一米八,米斯达仰面和他对视着,莫名有了一种被居高临下的压迫感。


“……那啥,你说句话啊?”半晌,米斯达从牙缝里憋出了一句话。


乔鲁诺没搭理他,移开了目光,若有所思地看着不远处的一个青瓷花瓶。


漫长的沉默让米斯达有些烦躁,他眨了眨眼睛,顺着乔鲁诺的视线看去,试图从花瓶的纹路里找出一点蛛丝马迹,但终究还是徒劳。


“行吧行吧,压力大的时候总会想来一发嘛,我能理解。”于是他抓了抓头发,自暴自弃地开始兜老底,“我有段时间压力太大,都快成北边那条街的VIP了…”


话音刚落他就被重新按进了沙发里。保护了半天的衬衣化作了藤蔓,轻柔地缠绕在他的身上。


“…老大,我们一上来就这么重口真的好么?能不能少一点花样多一点真诚?我说你应该是第一次吧,那就不要挑战这么高难…”


“米斯达。“


“是!”


“再去那种地方我就扣你工资。”


“…我错了!饶了我吧老大!”


“还有。”


“是!!”


“少说两句,都没兴致了。”


乔鲁诺俯下身,咬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唇。


他们都没有闭眼。米斯达直直地看进乔鲁诺绿色的眼珠,那里仿佛有一片茂盛的草原,偶尔有微风刮过,绿草摇动,露出藏在草中些许生命的迹象,可却始终不愿让人看清。


“…到底有什么呢…“他轻声说道。


“什么?”乔鲁诺松口问道。


“不,”米斯达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


他自嘲地笑了笑,伸手环住了对方的脖子。


“来做吧。”


自入职以来一直保持着全年无休记录的三好员工在被表彰的第二天就请假了,还是整整一周的长假。


艹,不是说没有兴致么?没轻重的处男。


米斯达趴在床上,看着boss送来的慰问品,怨念地翻了个白眼。


 


4.


第四次是一个夏天的傍晚,在乔鲁诺的办公室里。


突然被传唤的米斯达急匆匆地推开厚重的大门,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乔鲁诺?!任务出岔子了么?”不安在一瞬间升起,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乔鲁诺身边。


“遇到了一点小问题,不过都解决了。”乔鲁诺淡然地朝他笑了笑,“放心,不是我的血。”


他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离开,直到确认所有脚步声都已远去,才仿佛卸下一口气般,收起了笑容。


“你果然还是受伤了吧。”米斯达皱着眉头问道。


乔鲁诺缓慢地点了点头。


“真是的,好歹也是跟了你快五年的人了,至于全支走么?“米斯达走上前,帮他解开厚重的大衣,“不信任人也该有个限度。”


衣料剥离的瞬间,血肉模糊的伤口使他愣在了原地。


“你这是?!”


“嘘…小声点。”乔鲁诺的声音从牙缝里传出,“血都止住了,就是皮肉伤还没治。”


“那你快点用黄金体验给自己治疗啊?”


“因为…真的很疼。”乔鲁诺把头靠近米斯达怀里,“我不想一个人…”


“…噗。”米斯达沉默片刻,突然笑了。


“…笑什么?”


“因为难得看到你像小孩子的样子。”他轻轻抚摸着乔鲁诺被冷汗浸透的金发,“要去沙发上么?”


“嗯…”


得到了准许后,米斯达俯身抱起对方朝沙发走去。


治疗在路途中就已经开始了。米斯达感受着怀抱中的人每一次隐忍的颤抖,心脏仿佛因为身体的接触而产生了共鸣般不安地鼓动着。


“喂,乔鲁诺,你…”他在沙发上坐下,开口刚想说些什么,就对上了乔鲁诺的眼睛。


那双眼因为痛苦而有些失神,却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仿佛想要从他的脸上寻求什么慰藉一般,无助而执着。


“米斯达…”


那是米斯达从未见过的眼神,在他愣神的刹那,乔鲁诺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吻上了他的唇。


乔鲁诺的嘴唇也是颤抖的。


米斯达这么想着,一边闭上眼睛,加深了这个吻。


 


5.


第五个吻发生在一个不知名的晴朗午后。


米斯达有些局促地开着车,通过后视镜偷偷打量着乔鲁诺的表情。


他刚刚完成了一次告白,对象是自家boss,在双方都心知肚明地暗恋了整整五年之后。


“米斯达。”沉默了三个街区之后,乔鲁诺开口了,“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


“关于这件事。”


“…我没想过那么多。”


“那你想过什么?”


“我想过…”米斯达将车靠边停下,回头看着乔鲁诺,“想过你对我的意义。”


“刚见到你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个小鬼长得挺好看的。


“脑子也好用。


“心理素质好得一笔,布加拉提的事居然能瞒那么久。


“后来发现你也是会撑不住的…就是你第一次大半夜爬到我床上睡觉的时候。那会儿你还挺老实的,成年之后就…


“睡觉的时候喜欢往人怀里钻。小的时候这样,后来长得人高马大了还这样,每次醒过来胳膊都被你压得没知觉。


“有的时候会亲我,虽然次数不多…好像一共就…四次?!卧槽我才发现这个问题…你等会儿得再亲我一下,不然我就要考虑罢工了。


“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会犹豫。就算我没有刻意去想,都这么多年了,傻子也该明白了。


“我不是不会害怕,布加拉提,阿帕基,纳兰迦…我经常会想起他们…你失去的东西我也都失去过。


“然后我就会想,就算如此,乔鲁诺也一直都在我身边。所以,没问题的。”


米斯达探过身,轻轻吻上乔鲁诺散开的金发。


“我不想再陪你纠结下去了,乔鲁诺,我…”


他被突然生出的花朵封住了后面的话语。


“我承认我考虑的时间有点久了。”他在惊讶之余对上了乔鲁诺带着笑意的绿色眼睛,向来波澜不惊的草原上刮起一阵狂风,绿色的壁垒被风吹出了缝隙,露出藏在里面的一片生机盎然,“但即使这样,我也没打算让你抢先两次。”


他打了个响指,花瓣飘落而去,取而代之的是少年柔软的嘴唇。


“我爱你,米斯达,一直都是。”


这是他们的第五个吻,之后还会有第六次,第七次,随着时光一路延续下去,直至他们也无法数清的遥远未来。


好吧,看来没法罢工了。晚上可能还要加班。


这么想着,米斯达微微阖上眼睛,感受到风从身边刮过。


 


0.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年轻的教父身上。


米斯达坐在窗边,看着正接受着众多信徒的吻手礼的乔鲁诺。还显得稚嫩的面孔淡然如常,看不到年轻人的青涩,也看不到成功者的喜悦,仿佛这一切都是注定一般,少年只是冷静地注视着。


米斯达突然意识到,他一点也不了解阳光下的这个人。他们相识还不到一个月,他不知道乔鲁诺的过去,也不知道那全然不符合年龄的成熟性格的由来,更不知道对方是否和他一样怀抱着朦胧的情愫。


那并非可以放任不管的事,未明了的感情像猫一般伸出爪子,一点点地,试图在心上挠出一个口,而现在决定要不要把这只猫扔出去还不算太晚。


“米斯达。”


房间里的人不知何时散去了,只剩下乔鲁诺一人依旧坐在阳光中。他远远地朝米斯达招了招手,轻声说。


“你还没有对我宣誓效忠。”


“哈?我也要做?”米斯达有些不情愿地皱起了眉头。


乔鲁诺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眼里的情绪如往常一样看不分明。


“哈…好好好,我知道了。”米斯达从窗台上跳下,走到乔鲁诺面前,单膝跪地。


昔日的新人转眼成了教父。米斯达带着些许遗憾想着,他还不了解这个人,而很多事情却已经开始改变了。


“盖多.米斯达,宣誓效忠。我将保持忠诚,永不欺骗,永不出卖…”


一个微凉的触感贴上了他的额头。


米斯达猛然抬起头,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黄金体验,不远处它的主人正仿若无事发生般将目光投向窗外,只是一直延续到耳根的红色将一切暴露得一干二净。


“乔鲁诺…”


“你还没说完。”少年的声音带上了些许失措,仿佛想要掩盖什么。


米斯达无奈地笑了,而后,他重新低下头。


“…如若背弃诺言,则身如此圣相,化为灰烬。”


他就这么轻易地投降了。猫爪几乎在一瞬间将心挠开,金黄色的小猫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摇晃着尾巴,嚣张地占据了一大片的领土。


明明那都算不上一个吻。


 


End